动脉网

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2017年医疗投入超5亿美金!盖茨在2018年J.P摩根大会上再次揭秘基金会投资逻辑

周梦亚 2018-01-10 08:00

”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跟谁讨论,有一点是我想让大家意识到的。就是我经过十多年的观察得出,医疗健康行业正在发展,而且发展得越来越快。“——比尔·盖茨。 


如今,医疗成了盖茨最看好的投资领域。2017年,盖茨个人及盖茨基金会总共进行了22笔投资,其中有14笔来自医疗领域,占总投资事件的64%,投资总额超过5亿美元。


在2018年1月9日的J.P 摩根大会上,盖茨再次揭秘了其基金会的运作模式。


960x0.jpg


从微软退休后,他一直专注于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以下简称盖茨基金会)工作,如今已近9年。这期间,基金会陆续向全球医疗领域捐赠了120亿美元。


这些资金大部分被捐赠给了能够为非洲地区儿童带来福利的项目。非洲是儿童数量增长最快的地区,这些地区的许多父母无法控制和选择自己将来要几个孩子。在医疗资源不发达,且传染病肆虐的情况下,当地儿童死亡率非常高。


在盖茨定下了降低儿童死亡率的目标后,与之相关的疫苗、高性价比医疗设备都成为了投资目标。


同时,创新疗法和研发也是其投资重点,尤其是跨界研发。“既然证实HIV病毒可以消灭肿瘤,那肿瘤可否反过来考虑如何治疗HIV。“盖茨在会上这样比喻。


关注医疗资源不平衡,探索尚不能解决的疾病治疗方案,是盖茨基金会重点关注的领域。庞大的资金如何分布,盖茨又是如何实践其投资逻辑?动脉网(微信号:vcbeat)对盖茨基金会2017年的医疗投资做了详细的整理。


1、疫苗成本控制


沃伦巴菲特在2006年把自己的大部分财富捐给了盖茨基金会,他把这比作自己最成功的投资。疫苗是这笔投资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早在2016年,盖茨基金会就曾向日本武田制药提供了3800万美元,用于开发低成本的口服性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2017年,盖茨基金会在疫苗领域共有两笔投资。

 

Vaxess Technologies


1.png


2017年2月,盖茨基金会向Vaxess Technologies投资了600万美元,这是一家位于马塞诸塞州的生物技术公司。Vaxess Technologies成立于2010年,公司正在开发一个基于丝蛋白的聚合物平台,用于封装和稳定生物化合物。Vaxess Technologies正在尝试商业化利用蚕丝蛋白来稳定疫苗,使得疫苗可以在没有冷藏的情况下实现存储。

 

由于疫苗对温度敏感,从疫苗制造的部门到疫苗使用现场之间的每一个环节,都可能因温度过高而失效。为了保证计划免疫所应用的疫苗,从生产、贮存、运输、分发到使用的整个过程都有妥善的冷藏设备,使疫苗始终置于规定的保冷状态之下,保证疫苗的合理效价不受损害。

 

冷链运输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疫苗的有效性,但费用也是昂贵的。冷链的配套设备包括贮存疫苗的低温冷库、冰徘速冻器、普通冷库、运送疫苗专用冷藏车、疫苗运输车、冰箱、冷藏箱、冷藏背包以及计算机和零配件等。且不说运输过程中的成本,光是设备和平时的设备维护都会带来非常大的支出。而这些成本,最后都算在了疫苗上。

 

如果Vaxess Technologies的技术能够商业化,那么疫苗冷链运输或许就会成为历史,其带来的影响将是颠覆性的。同时,疫苗的成本也将大幅下降。

 

此外,Vaxess Technologies也在研究一种新型缓释微针来改变疫苗注射方式。


PnuVax


第二家公司叫做PnuVax,盖茨基金会在2017年10月向其投资了2940万美元。这是一家位于加拿大的疫苗生产公司,拥有30年的疫苗生产经验。

 

PnuVax方面透露公司将把此次获得的资金用于创新型肺炎球菌疫苗的临床评估。尽管目前有很多肺炎球菌的疫苗正在商业化,但这一领域的产品依然处于空白。每年都有大量5岁以下的儿童因感染肺炎而死亡。同时这一类的疫苗费用非常高,供应短缺,很难使发展中国家受益。

 

PnuVax拥有独特的专利技术,他们开发了能覆盖多个血清型、多种肺炎球菌菌株的新型疫苗;再结合公司的生产平台,有望大幅降低此类疫苗的成本。


Price Guarantee(价格保证)和 Quality  Guarantee(质量保证)是盖茨基金会在疫苗领域最大的考量。贫困国家是最需要疫苗的地区,但穷人孩子想要获得疫苗,市场起不了作用。因为这些家庭无法负担相应费用,当地的政府也无法支付这么多人口的医保。慈善是一个切入口,但慈善的能力有限,鼓励市场开发低成本的疫苗才是长久之计。


此外,盖茨还与企业和政府联手创立了全球疫苗联盟。联盟负责将研发公司、政府资源与发展中国家进行对接。从2000年起,该联盟已帮助全球范围内的5.8亿名儿童接种疫苗。


2017年,盖茨夫妇在给巴菲特的公开信中提到,当前儿童基本疫苗的覆盖率达到了历史新高——86%;并且,最富裕国家和最贫穷国家之间的差距为历史最低水平。接种疫苗对控制儿童死亡率至关重要,然而这个数字仍没有办法覆盖到全球儿童。

 

“政府和企业必须更加努力,我们需要在2030年前,将儿童死亡人数降低到300万人以下。”盖茨夫妇在公开信中写到。


2、解决贫困地区医疗不发达

 

盖茨对疫苗领域的关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让贫困地区受益,通过疫苗控制儿童死亡率。


但疫苗绝不是唯一的方式。盖茨基金会早在2015年3月,就向一个发展中国家的疾病监护网络捐赠了7599万美元。该监护网络旨在利用手机数据快速了解儿童患病、死亡的原因和地点,同时也致力于埃博拉等流行疾病的防控。

 

通过新技术改善发展中国家医疗资源平衡,也是盖茨及其基金会所看好的方式。

 

盖茨基金会还在2017年11月向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一实验室提供了10万美金的资助,用于婴儿救护监控设备的研究。该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旨在开发一个手机上的新生儿监护系统,以帮助边远地区的新生儿母亲及时发现新生儿是否患有严重疾病。

 

该校学生在孟加拉、肯迪亚、乌干达等地区旅游时,曾感受到了当地农村居民艰苦的医疗条件。这些地区每年约有270万名新生儿死亡,其中75%都发生在出生后的第一周。由于医疗条件有限,当地居民又缺乏医疗知识,家庭成员很难在早期及时注意到新生儿的患病情况。

 

在了解到情况后,研究人员决定为婴儿的母亲提供帮助。对此,他们设计了一个简单的健康评估系统:一个带有测试附件的手机,以及一个测试软件。附件是一个低成本的纸质的传感器,可以系在婴儿的腹部。母亲只需要根据软件的问题选择是或不是。

 

据了解,这笔资金将帮助研究人员开发低成本的传感器和附带的手机APP。如果进展顺利,该项目后续还将获得100万美元的资助。

 

不仅如此,盖茨基金会还在2017年9月向卫生保健改善研究所提供了960万美元的资助,用于减少埃塞俄比亚孕产妇及新生儿的死亡率。

 

2017年11月,盖茨基金会还与联邦卫生局讨论了与巴基斯坦政府的合作,包括消灭小儿麻痹症、母婴保健等方面的创新技术项目。据悉,该方案已获得强有力的行政支持,但后续还将继续通过政府审核。

 

盖茨夫妇曾在公开信中写道,除了挽救儿童的生命,还希望能够帮助偏远地区的年轻夫妇有能力选择生育几个孩子。

 

“如果父母相信他们的孩子能够存活,并且他们可以安排怀孕间隔,他们就有能力选择生育几个孩子。”梅琳达盖茨在信中写道。

 

“当一位母亲可以选择生育孩子的数量,孩子才能够健康,父母才会有更多的时间和财力花在每一位子女的健康和学业方面。这样家庭和国家才能脱贫。”比尔盖茨补充道。

 

通过疫苗,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控制新生儿的死亡率。但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需要从出生前的防控开始。


盖茨在当天的演讲中还提到,目前基金会正在资助一项为期20年的研究,研究内容是撒哈拉以南流行病肆虐与死胎的关联,这项研究同样也可能为发达国家带来福利。


3、喂饱世界


随着越来越多的的贫困国家人口迈入中产阶级,他们可能会吃更多牛肉,喝更多牛奶,但吃太多肉类可能会导致肥胖和心脏疾病的发病率更高

 

在富裕国家,倡导合理的饮食结构有可能实现,但在低收入国家就不尽然。此外,对于贫困地区的家庭来说,获得他们所需要的营养摄入也非易事。

 

在解决生存问题后,“活得健康”则成了下一个关注点。2017年8月,盖茨一口气投资了两家“人造肉”公司。


Impossible Foods


Impossible Foods是一家素食汉堡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2011年。


2.png


经过多年的努力,Impossible Foods的素食汉堡终于成真。这种汉堡拥有真实牛肉汉堡的气味与口感,但其中的肉饼确实用植物亚铁血红素代替动物亚铁血红素制作。和真正的牛肉一样,这种“人造肉”在烘烤时会发生颜色变化,并散发出肉香。

 

据了解,Impossible Foods的素食汉堡包已经在纽约的餐厅开卖,每个售价高达12美元(约合80元人民币)。

 

盖茨个人在2017年8月参与了公司的新一轮融资,本轮融资的领投方是新加坡的淡马锡控股。


Memphis Meats


另外一家是Memphis Meats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5年,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Memphis Meats 正在开发一种新的肉类生产方式:直接通过动物细胞培养,不需要喂养、繁殖和屠杀真正的动物。

 

相比常规的动物养殖,这种生产方式最多可以减少90%的温室气体排放,同时还可以减少水、土地资源的投入。

 

这家公司在2017年8月完成了1700万美元的A轮融资,除了盖茨基金会以外,还有其他13家投资机构参与。

 

另外,盖茨基金会还在2017年1月资助了一家植物研究所——Donald Danforth。这是一家成立于1998年的非盈利性机构,旨在通过植物研究战胜饥饿、改善人类健康,同时维护环境。

 

盖茨基金会在2017年1月向该机构提供了6100万美元资助。另外,US Department of Energy也在10月向其提供了1.6亿美元资金。

 

4、人工智能+医疗服务


人工智能在2017年迅速崛起,并有望在医疗领域迅速落地,盖茨基金也在该领域小试牛刀。

 

MACRO-EYES


盖茨基金会在2017年11月投资了一家机器学习公司MACRO-EYES 。这是一家医疗服务类企业,该公司在2017年9月推出了人工智能解决方案Sibyl,能够帮助患者合理安排日程。

 

病人的日程安排常常被忽略,而这些其实会带来很大的问题。Sibyl是一个可以附加到医院现存系统的调度系统,利用AI来分析患者的预约历史记录,以及保健型等数据特点。此外,还包括供应商和位置,每个病人的时间限制以及偏好。

 

通过该系统,可以让医院更好地为患者提供服务。

 

当患者到某个卫生系统之前,这种解决方案的能力就派上用场了。系统可以让患者知道特定的数据,比如护理类型、服务者名字,可以帮助双方约定一个最佳的时间。

 

目前该系统的价格在25000美元/年。

 

5、生物制药


当然,生物医药才是重中之重,毕竟目前还有许多疾病没有找到有效的治疗药物。

 

盖茨基金会在2017年一共投资了6家生物制药相关企业,占年投资总额的57%,具体包括单克隆抗体、重组乳铁蛋白药物、和免疫药物,涉及流行性疾病、传染性疾病、肿瘤和艾滋病治疗等领域。


尤其是传染性疾病,据盖茨透露,公司已经筹集了5亿美金的风投基金,用于传染病防治领域的投资。

 

Vir Biotechnology


2017年1月,盖茨基金会参与了Vir Biotechnology的新一轮融资。这家公司是以技术为驱动的生物医药公司,致力于将新技术整合到严重传染病的治疗和患者护理中。Vir Biotechnology正在通过多样化程序和平台开发创新治疗方案,包括保护疗法和免疫疗法。


3.png


Vir Biotechnology的研究领域主要包括以下3个方向:

 

1、慢性感染性疾病,包括乙肝、肺结核、艾滋病等慢性传染病;

2、呼吸道疾病,包括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RSV)、偏肺病毒(MPV);

3、获得性病毒感染。

 

这家公司由顶级风投家ARCH Venture创始人Robert Nelsen,以及俄勒冈健康与科技大学资深科学家Klaus Frueh共同创办,并由ARCH Venture参与了公司的种子轮融资。

 

盖茨基金会此次向Vir Biotechnology投资了1.5亿美元。此前,Vir Biotechnology还收到过Altitude Life Sciences、Alta Partners、Baillie Gifford、Alaska Permanent Fund、软银、淡马锡等世界知名机构的投资。


Kymab


获得投资的还有一家单克隆抗体开发公司Kymab,这家公司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英国的生物技术公司,盖茨基金会在2017年1月10日向其投资了900万美元。

 

Kymab的核心技术是其专有的Kymouse平台,Kymab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开发高质量的全人源单克隆抗体药物。研究人员可以通过该平台捕捉人体免疫系统中的B淋巴细胞,并针对临床上已知或新的靶点生成全人源抗体药物。

 

单克隆抗体药物在质量炎症和免疫性疾病上展现出优势,比如类风湿性关节炎、银屑病等。Kymab研发的是新一代双特异性抗体,主要针对炎症性疾病。

 

Kymab的其中一个项目是OX40,这种药物能够驱动T细胞治疗炎症性疾病。该项目于2017年正式进入临床试验。

 

该公司还在2016年10月与中国岸迈生物达成了互相授权及项目合作开发协议,双方将利用岸迈生物专有的FIT-Ig双特异性抗体技术与Kymab专有的Kymouse全人源抗体技术产生的单克隆抗体,进行针对肿瘤免疫领域的原创性双特异性抗体的开发。


Arsanis


另外一家单克隆抗体公司是Arsanis,盖茨基金会分别在2017年的2月和4月对其进行了两轮投资。第一轮投资金额为930万美元;第二轮共有7家投资机构,总金额为4.55亿美元。

 

Arsanis的抗体药物主要针对病原体感染,其中ASN100项目已经进入2期临床试验阶段。ASN100目前被用于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感染治疗,在治疗过程中能够对病原体进行靶向攻击。这或许能够帮助Arsanis实现在不造成患者肠道菌群伤害和耐药性的同时达到治疗目的。

 

据了解,这家公司已经于2017年10月在纳斯达克上市。

 

Visterra


同月,盖茨基金会又投资了一家单克隆抗体公司。这家公司叫做Visterra,成立于2007年。

 

Visterra主要针对重大疾病的预防和治疗开发新型药物,其独有的Hierotope平台可以识别特定疾病的靶点,从而帮助研究人员开发精准的抗体药物。

 

公司的主要候选产品VIS410是一种预防和治疗季节和流行性流感的广谱单克隆抗体,主要用于甲型H1N1流感的治疗。

 

在2a期临床试验中,研究人员进行了一次VIS410和安慰剂的对照组试验。在24小时内,研究人员随机的给受试者使用了VIS410或者安慰剂。最终结果显示,接受VIS410治疗的患者的鼻腔分泌物中的病毒量明显要比对照组少。

 

目前Visterra全球范围内进行VIS410针对甲型H1N1流感的2a期临床试验,2b期试验预计将在2018年进行。另外一种针对登革热的候选药物VIS513预计也将在同年进入1期临床。


Ventria Bioscience


同月获得融资的还有 Ventria Bioscience ,这是一家成立于1993年的老牌生物制药企业。该公司在2012年收购了法国公司Meristem Therapeutics,并因此获得了Meristem Therapeutics的重组乳铁蛋白相关的全部知识产权。

 

 但Meristem Therapeutics的专利没有办法解决蛋白质药物的产业化难题,Ventria Bioscience自有的pipeline专利ExpressTec则能将蛋白质增产25倍。

 

公司先导候选药物VEN100是一种重组人类乳铁蛋白药物,该药物主要用于预防成年人的抗生物关联腹泻(AAD)。据了解,目前VEN100正在进行临床开发,同时该公司还在探索重组人类乳铁蛋白及其他后后背产品的各类临床适应症。

Immunocore


随着诺华、凯特、JUNO这些免疫治疗公司的崛起,免疫治疗在2017年备受关注。盖茨基金会与2017年9月18日投资了英国一家免疫治疗公司Immunocore。

 

Immunocore成立于2008年,是英国的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专注于新型T细胞受体药物的开发,主要针对癌症、病毒性疾病等。尽管与凯特、JUNO这些明星企业相比,Immunocore要低调许多。但Immunocore的CD3工艺确实世界领先的。

 

Immunocore的核心技术叫做ImmTAC,这一平台与双特异性抗体平台有相似之处。经典的双特异性抗体含有两段单链抗体(scFv),一端结合T细胞上的CD3,另一端结合癌细胞上的抗原CD19。这样一来,抗体分子就相当于在癌细胞和T细胞之间搭建的桥梁,其疗效比传统单克隆抗体高出许多倍。ImmTAC则将结合抗原的单链抗体换成了T细胞受体(TCR),同样也能与特异性抗原结合。

 

2016年,Immunocore在一篇论文中提到,他们的ImmTAV能够一端识别HIV的Gag抗原,另一端结合CD3募集CD8+ T细胞,可定向清除85%感染病毒的细胞。这在行业内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Immunocore的第一款候选药物imcgp100已经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主要是针对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而ImmTAV的优越性,则有望将免疫疗法的战火吹向艾滋病。

 

6、阿尔兹海默症

 

除了这些,阿尔兹海默症等慢性病的诊疗、治疗新药物也值得关注。


消费水平的提升和现代医学的进步,使得人类的平均寿命在近几十年大幅提升。这本是令人开心的事,但关节炎、帕金森病等疾病风险也在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加。

 

在美国,阿尔兹海默症是十大死亡原因之一,也是其中唯一没有有效治疗手段的死因——每年的发病率都在增加。

 

随着美国“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一代人步入老年,这种趋势还会继续扩大。“这意味着有更多的家庭将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亲人的认知能力减退,然后慢慢地消失。”盖茨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尽管疾病负担越来越重,科学家们还是没能弄清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阿尔茨海默症,以及如何才能阻止这种疾病破坏大脑。

 

比起没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老年人,患阿尔茨海默症或其他形式痴呆症的病人,每年在自费医疗项目上要多花五倍的钱。与许多患慢性病的人不同,阿尔茨海默症患者既要支付长期护理的费用,又要负担直接的医疗开支。如果你在六七十岁得了这种病,你在接下来几十年里可能需要昂贵的护理。

 

这些开支是发达国家增长最快的医疗负担之一。根据阿尔茨海默症协会提供的数据,美国人在2017年将花费2590亿美元看护那些患阿尔茨海默症及其它痴呆症的病人。盖茨担心,如果没有重大突破,在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里,这些支出还将继续挤压财政预算。


blob.png

 

2017年11月,盖茨以个人名义向痴呆症发现基金(Dementia Discovery Fund)投资了5000万美元。痴呆症发现基金是一个致力于增加临床新药种类和发现治疗新目标的私募基金。此外,盖茨还透露自己将以个人名义,向一家阿尔兹海默症药物的初创公司投资5000万美元。


以上为盖茨个人及其基金会2017年在医疗领域的投资布局。从中可以看出,未攻克的重大疾病、慢病、不发达地区的医疗救助是盖茨的重点关注领域。同样,这些领域代表了典型的医疗需求。


在经济相对发达的国家,现代医学的发展使得人们的寿命得到了延长,但同样也使得慢病发病率逐年上升,产生了慢病管理需求。另一方面,技术的发展使得人们对疾病有了更真实的认知。这也让肿瘤、肝病这类疾病有了治愈的可能性,市场对这类疾病的医疗需求也空前高涨。


相反在贫困及医疗资源匮乏地区,尽管也有对重大恶疾的医疗需求,但由于经济、交通等诸多原因,他们对传染病防控、高性价比产品的需求更迫切。


盖茨还提到了多个关于医疗健康的小目标,比如让结核病成为历史,向阿尔兹海默症宣战等。相信未来几年,慢病、重大恶疾还有贫困地区出生缺陷防控,将成为他持续关注的领域。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动脉网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动脉网 www.kuihd.com.cn。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

江西时时彩网页计划 网上娱乐城 时时彩后一杀码技巧 北京赛车pk10改单小技巧 急速赛车平台
上海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近50期 重庆时时彩后三组三什么意思 多乐彩大赢家使用方法 新疆35选7走势图500期 贵阳微乐捉鸡麻将○万能程序遥控麻将机○qq四川麻将ipad